从“广州八旬老母亲药杀46岁智障儿子”事件引发

时间:2017-12-21 09:31 点击:

  •  

    http://m.uczzd.cn/webview/news?app=smds-iflow&aid=11213589022623499814&cid=0&zzd_from=smds-iflow&uc_param_str=dndsfrvesvntnwpfgicp&recoid=&rd_type=reco&sp_gz=0&pagetype=shar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类似案例近年已好几宗,包括前几年媒体连续揭露全国多个省份黑企黑矿拐卖囚禁智障人士充当苦力的事件,每次舆论舆情热度三几天,一片嘘唏悲或愤的情绪表达之后均不了了之,当事人及同病相怜的这一群体的命运并没有明显的转折,社会福祉没有实质本质上的突破。每一次事件的“高调高压”引发了雷厉风行出台新政策新举措,把大量大把的资金洒向层层“体制内社区”以及社会组织的残疾人“项目”。

     


     

    举例:报道我国养老保险覆盖率超90%,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安全网。那八旬的黄老太又何以因自己体弱无力要药杀46岁智障儿?这案例不是个案,在短短几年内已经有多少次类似的案例在不断上演。

    在这起药杀智障儿的报道中有一个细节说到社区社工曾动员黄老太安置儿子到社会福利院,而黄老太以担心照顾不周到而拒绝。关于福利院,包括民办社会服务机构,正面负面的报道很多,人们抱有疑问实属正常。问题是官办民办的社会服务怎样做可以取信于民?政府怎样的举措真正帮助优质的社会服务壮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