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十九大的精神,拔掉心智障碍家庭双老保障

时间:2017-12-21 10:05 点击:

  • ​10月底关于“广州老母亲含泪杀害智障儿被判刑”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众多媒体及网友纷纷转发。虽然法院轻判,但是此类事件的发生已经不止一次。去年还发生过云南智障儿伴随去世母亲好几天才被发现的悲剧,更有一些家庭已经不堪重负,做好“最后的晚餐”的打算。

     

    残障人士特别是心智障碍家庭,仍然有很多被人遗忘的角落。他们的困难不被人所知,他们的生活在无奈中,甚至是绝望中。当听说这件事之后,中国残联及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立即召集了众多心智障碍领域机构共同商讨心智障碍群体的社会保障机制座谈会:

     

    据统计,我国的养老保险覆盖率超90%,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安全网已梁柱稳立,但黄老太肯定无法安度晚年了,她要背负着罪名、伤痛和负疚度过残生,这件事严酷地映射出社会上最弱势一群人的困境。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的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提出要全面实施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意味着不让任何一个老人掉队。

     

    黄老太事件说明,一些困难家庭、特别是心智障碍者家庭,离“美好生活”还差得很远,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还存在明显的短板,社会服务发展不平衡的现象还很严重,发展不充分在弱势群体上表现得尤为显著。落实不让一个人掉队的承诺任重道远。

     

     

     

    会议仅仅围绕十九大报告关于“新时代”和“以人民为中心”的论断,结合广州黄老太事件讨论如下问题:

    1.目前,残疾人及其家庭成员最关心、最迫切的问题是什么,你对于解决这些问题有什么具体建议。

    2. 残疾人社会保障和服务还有哪些短板需要补齐,你有什么具体要求。

    3. 在关于残疾人的法律和法规层面,你有什么具体意见。

    4. 对落实十九大报告中关于“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还有什么感想和建议。

     

    本次参加会议的有:

    中国残联副主席  吕世明

    中国残联组联部主任  曹跃进

    中国智协残疾人及亲友协会主席  张宝林

    中国残联教就部副巡视员  任占斌

    中国残联维权部法规处处长  王治江

    中国精神残疾人及亲友协会主席  温洪

    心智障碍者家长代表:李晓君(北京融爱融乐)、卢莹(广州扬爱)、崔洪贵(金蜗牛)、庞淑英(金蜗牛)

    心智障碍领域从业人员:

    周佩仪(家长联盟)、梁志图(家长联盟)、雷晓佳(家长联盟)、李红(北京融爱融乐)、张丽宏(慧灵)、杨超(丰台利智)

    专业人员:张宏元(律师)、范晓红(律师)、解岩(一加一残障人文化集团)

    服务机构:崔国燊 (养老机构运营者)

    媒体人:董建勤(人民日报)、藏公柱(CCTV/7)、姜英爽(大米和小米)、张天潘(南都公益执行总编)、沈曼怡(腾讯)

     

    张保林主席主持本次会议。

     

     

    吕主席表示:学习十九大精神具有非常的意义,这次会议更可以从家长,专业人员各个角度看待十九大会议的精神。从十九大报告中,我们看到中国在以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下,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甚至说历史性的变革: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化、国际国际影响力以及人民的获得感等等都获得了巨大提升,我们每个人感同身受。从另一个角度讲,残疾事业也是取得了辉煌。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对残疾人事业一系列的战略部署,总书记又提出来要让残疾人过上衣食无忧,安居乐业的生活,这是在2014年3月份确立的。2016年,总书记在看到唐山截瘫患者的养老院就是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参与一个不能少要求。我记得一个不能少,一个不落下,那就是从残疾人的问题,就是总书记亲自讲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一个不能少。

     

    近几年中国的残疾人事业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目前我国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面对残疾人事业取得的成就,更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越是这种情况,越要立足现实未来,共产党员的本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要承载着更大的历史责任。残疾人事业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组成。心智障碍群体,无论是从教育,康复,养老各方面都面临着亟待急迫解决的问题。通过学习我们十九大报告,通过总书记向全世界向全国人民发出的号令,坚持高举伟大旗帜,坚持要用习近平心智障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统领,武装头脑指导实践,中央现在要求是学懂弄通落实。我们怎么样学,我们怎么弄通,怎么样最终要落到实处,是我们现在当前和未来非常急迫的任务,所以我觉得今天我们大家在一起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实际上大家共同的愿望既有责任又有使命,看到担当。

     

    同时,要用科学的方法来做好我们的事情,那么做好工作的前提,我觉得先要了解自己,就要正式面对自己。坚决不能让让黄大妈的孩子的生命白白失去,这样惨痛的代价如果能换取更多人的生命,我们就要将举措落到实处,坚持政策法规制度落到实处

     

     

    在这次会议上,全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就双老问题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目前对心智障碍者家庭的养老需求尚没有准确的数据和深入的研究,北京市民政局曾在几年前做过一个入户调研,初步估计约有5000多户心智障碍者家庭面临双老问题,今年民政部下属英硕基金会曾与北京市融爱融乐心智障碍者家庭支持中心合作开展养老问题调研,也只收集到50多份需求,难以为有效的行动计划提供数据支持。但从双老问题面临的总体形势来看,心智障碍者家庭的养老需求仍面临政策保障、服务提供以及监督管理等方面的巨大挑战.

     

    1. 政策保障:十三五规划明确指出要健全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从社会保障、福利、救助和公益慈善事业等方面提出新的建议和要求,并明确了鼓励商业保险公司开发长期护理保险产品和服务作为完善保障体系的一条途径。

    然而其中一个突出的问题是:我们国家现行的养老政策是针对60岁以上人群的,而残联的托养政策又是正对残障人的。这种政策的分离使得残障人家庭,特别是心智障碍者家庭不愿去养老机构或者托养机构,他们只能自己负担起照顾的重担,直到被压垮。

     

    2. 服务提供: 预计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占总人口比重提升到17.8%左右;高龄老年人将增加到2900万人左右,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老年抚养比将提高到28%左右,但目前养老服务有效供给不足,质量效益不高。  而对残障家庭,特别是心智障碍者家庭来说,1)与非残障人群同等的养老金无法满足他们和孩子的生活需求;2)养老服务机构和残障人托养/照料机构多数是分离的,老人要养老就需要和心智障碍者分离,而托养机构/照料机构对残障人的照料服务质量难以保障,使得老人不放心将孩子放到机构托养; 而且养老机构或者托养机构等都是大型的上百张床位的机构,这既有安全风险,服务质量难以保障,又容易形成隔离,不符合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原则;3)养老服务的内容也主要是针对老年人设计,以生活照料和医疗服务为主,对于如何缓解照顾心智障碍者的压力以及采取措施将照顾心智障碍者的任务转移等缺乏有效的探索。

     

    3. 监督管理:随着老龄化人口的不断增加和养老服务市场的全面放开,养老服务行业的主体也更加多元,形式更加丰富,也需要更加完善的服务质量监督体系以及更加规范的管理。案主指出,她曾经去考察过福利院,认为福利院无法满足照顾自己的智力障碍儿子,无法保障儿子的生活质量和尊严,这也是她最终没有将儿子送往福利院的原因。不论是养老服务机构还是残障人托养机构,目前都还没有形成一套行业规范标准,使得很多残障家庭,特别是心智障碍者家庭不放心也不敢入住机构;而社区养老和入户服务的方式还远远满足不了心智障碍者家庭的日常生活、健康护理以及精神文化生活等需求。

     

     

    对策建议:

     

    在解决双老问题的过程中应遵循最少隔离、最少限制和最大融入为原则,确保残障人最大程度的独立生活和社会融入,保证他们的生活品质不受损害。

    具体建议包括:

     

    1.  尽快改善这种老人养老和残障人托养分离的政策:由民政部和中残联统筹协调,放宽残障人家庭机构养老或者残障人机构托养的准入标准,允许残障人家庭共同入住养老机构或者残障人托养机构,养老费用或托养费用随着个人的流动转入其养老机构或者残障人托养机构;加大政府向专业养老机构的采购服务的力度,鼓励小规模的个性化的养老机构/托养机构的发展,综合解决心智障碍者家庭养老需求。

       

    2. 坚持最少限制原则,以家庭为核心,以社区为依托,由公益组织或社会服务机构向居家心智障碍者家庭提供社会化养老服务。采用社区养老+日间照料的方式,老人和心智障碍者一起白天在社区养老,或者心智障碍者在社区附近就业或日间照料,夜间仍返回家庭;或者定期入户开展居家养老服务,通过个别化支持服务计划,多专业合作开展综合的心智障碍者家庭的养老需求评估,拟定康复治疗、营养与饮食照护、健康维护与护理卫教、休闲娱乐、生活照顾等面向的服务目标及支持策略,以跨专业整合模式协助老年人个案及其家庭迎向老龄化阶段,维持其生活质量。

     

    3. 建立和完善心智障碍者家庭养老需求反馈制度和服务质量监督制度,鼓励和支持智力障碍及其亲友协会、精神障碍及其亲友协会、其他民间的家长组织积极发挥其联结作用,等动员更多心智障碍者家庭参与反馈和收集双老问题的准确需求,形成可靠的需求数据,并以此为依据开展政策倡导工作,将心智障碍者家庭的养老需求更好的融入到主流养老服务中,积极推动开展心智障碍者家庭的养老信托和以房养老等新的模式的探索和实践,并给予法律支持和政策支持。;其次,充分发挥智力障碍及其亲友协会、精神障碍及其亲友协会、其他民间的家长组织的服务监督的作用,及时收集服务反馈信息,敦促服务机构不断提升服务质量,保障心智障碍者的生活质量。

     

    4. 要解决双老问题绝非一朝一夕,也绝非单个部门或机构就能完成,需要多部门联动,特别是民政、卫计委和残联的牵头,也需要社会各界参与特别是心智障碍者家庭的参与,以及社区服务机构、养老机构、法律顾问等共同探索。全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一直在和中智协、养老机构以及社区健康服务机构等合作探讨双老问题的解决方案,开展心智障碍者家庭融入主流养老机构的实践探索,以及养老信托的可行性研究和探索。非常荣幸能参与到中智协接下来组织的“补齐心智障碍家庭社会保障短板”座谈会,我们也将积极推荐家长组织代表、社区健康服务机构(上海新途)、养老机构(儆堂集)以及合作的媒体等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这次座谈会。